蓝胖团

傻瓜,我喜欢你

傻瓜,我喜欢你(一)
你们就凑合看吧,明天在检查有无错别字,虽然超了15分钟啊,但体谅一只高二狗吧。就这样,我滚了(。・ω・。)
副八,古风,傻小八x皇帝副 长短未定≥﹏≤
以老九门的角色开写,但内容无关老九门,^ω^
背景是魏晋到唐宋朝那段时间,但我尽力往那时代的人文来,风情,官职来写,此晋非魏晋的那个晋(司马昭那个)喔还有都城是胖团的个人喜好,与历史无关(╯3╰)
副官名张日山,字成蹊,源自史记的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
八爷名齐豫,又称齐铁嘴,昵称小八,字灼华 源自诗经的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一代枭雄张启山一统中原登上皇帝宝座,定国号为晋,定都长安,称勇武帝,年号瑞。上乘先制,下引百姓。
‌次年传位于弟日山 新帝继位,称勇明帝,年号顷,大赦天下,免税为三,除穷凶极恶之徒,免其刑罚,望其改过自新……等等一系列的措施,大量安民的律法随即而出,为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大地带来一线生机。
这人人都说这勇武帝是因义平天下,为情舍江山。而这情大多数都认为是手足之情,那人稍稍停了一下,见有人打赏,才缓缓开口,非也非也,这情是情爱的情,不为兄弟为美人,语音刚落,就有人接口:“这天下谁坐都好,我们不遭罪就好,天天打战,哪来的安生日子过,现在这个皇帝挺好的。。话音未落,弄堂里不知哪家妇人喊了句回来吃饭了,突然间此起彼伏,大家一哄而散,只留说书人与一位小哥。小哥看了一眼说书人心里腹诽着就你知道的多,但你不知道我的苦啊!待收好东西,说书人也一起随了大潮之中,留下小哥一人。你问他是谁?当今圣上-张日山。沉浸在刚刚说书人的话音中,想起了三年前他哥张启山传位给他的那段时光。
张日山摇摇头,想着他大哥到是舒服了,又有美人依偎于旁,还没那些大头的事缠身,有时想想他大哥退的时候应该没犹豫过吧,嗐,谁知道呢!看天色不早了,便回了客栈。走到客栈,再一次看向他们的招牌-摘星郝栈,不禁再次黯然失笑,走进客栈,只是一桌在吃饭,喊了句掌柜的,只见吃饭那桌的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男孩抬头,回道:“不好意思,本店申时之后不再供应食物”说完就埋头狂吃,张日山开口“这是为何”“因为我要吃饭啊!”掌柜的回的干脆,竟噎的张日山无话可说。“若不嫌弃,公子坐下来吃一些吧”在掌柜旁边的一男子开口,“恭敬不如从命”。张日山顺势推舟。坐到他们的旁边,才发觉这两人关系似乎过于亲密,看几人都无话,张日山便开了口,“可否一问,您的店名为何如此,张日山停了停,特别?”“是不是这个名字看起来很厉害”正在埋头苦干的掌柜的抬起头来,眼睛挣得大大的,眼睛里亮亮的,反到是让张日山没法开口辩驳什么,只能点点头,掌柜的一见张日山点头,笑得十分灿烂,连忙解说起他的意义。“这摘星是因为我俩相识于李白的一句诗—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,而我俩都性郝,所以便取了这名”“原来如此啊!”说实话,张日山听到这话!既有无奈也觉得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也是一件幸事。看着他们有想起自家大哥,最后退位时下的最后一条昭令‘凡是二者相爱之,亦许成婚,于官府注记’。又打量了一下郝眉,却没看见他们有带着任何相同的东西。便问了一声,你们成婚了吗?没等郝眉回答,另一个人便把他拉了过去,低头一吻,回道“你觉得呢!”张日山笑了笑,说到“祝你们幸福!”转身上了楼,边走还边听到掌柜的说“你,你,你,怎么这么流氓啊!张日山回到房间,一夜好梦~但夜还很长,对于有些人来说就是煎熬啊!

评论(3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