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胖团

傻瓜,我喜欢你启红番外二

好吧!今天真的更不出正文,只能放番外了!应该可能有三吧!
二月红只是盯着他们,许久,愣是几个老谋深算的大臣都有着吃不消,这是二月红才缓缓开口,道:鄙人知道几位大人,都是尽忠尽职,为皇上着想;几个人以为有戏,嘴角上翘,但又不敢太现露,但这是皇上个人的私事,就是我们这些臣子也不能过多干涉不是吗,几位大人。二月红话就说到这,没在往下说,但只要够实相,都听懂了里面的意思,偏偏有些人心高气傲,先前在解九爷和张副将那吃了闭门羹,已一肚子气,为何把二月红放在最后,就是因为他的出身不高,觉得他会更忌惮他们一些,谁知道反被教训,一个年纪稍长的官员拍案而起,开口道:你不过一名戏子,也没封候拜将,敬你三分,谁知你得寸进尺。官员边说两边的胡子也一翘一翘,甚是滑稽,其他人并无表态,象是默认这一说法,二月红还未开口,身后一名男子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掐住那名官员的脖子,一身杀肃之气,只见那位分量不轻的官员被活生生的提起来,脸色如猪肝一般,两眼瞪大,一副将死模样,周围的官员被吓得腿直打颤,有几个年纪稍长的尚存一丝理智,向着二月红开口:军师,人命关天,切不可莽撞啊。二月红抬头看了他们一眼,开口道:"子庄,放下。"那名男子才放下他,退回二月红身后!未等二月红再开口,另一名官员又开口,你这是刺杀朝廷命官,按律当斩。只见那男子开口:你若想死,只管来便是,我陈皮杀得人不少,在战场的更不计其数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,不过我倒是想问,我们浴血奋战时,几位大人在哪呢,怕是在那个温柔乡里装孙子呢吧,等天下太平了,又是好汉一条,这一点我陈皮倒是跟不上几位大人。陈皮一段话说的夹枪带棒,听的他们气血汹涌,还未开口,二月红说到,几位达人不要见怪,弟子一介武夫,说话直率,还望见谅,还是好生送这位大人回府邸休息吧,鄙人也刚从南蛮之地回来,身子乏的很,还望几位见谅,子庄送几位大人。说完就走了。几位大人请吧,陈皮看着他们嘴角一翘,满是不屑,几位大人请吧"送完他们,陈皮回到内堂,说到:师父,他们那些老不死的话,不必理会,都是一群贪生怕死之徒……还未说完,二月红便笑了,"师父你笑什么?"“笑我们家子庄会安慰师父了,长大了。”二月红看着陈皮感慨颇多。陈皮突然就红了脸,这还是第一次被师父夸呢,陈皮有些憨憨的笑了。“师父,我想去找小九。”陈皮说到。“没大没小,去吧,别贪玩。”二月红挥了挥手。陈皮出了门,直奔皇宫去,拿出师父的手令,进了宫,直闯御书房,踢开大门,一拳直抵张启山脸颊,张启山还没反应过来是谁,凭着多年习武的本能躲过了这一拳,书房中的九爷愣了一下,连忙上去把打的难舍难分的两人拦下,九爷不会武功,又拉不住张启山,只能从正面抱住陈皮,张启山翻身一拳,而陈皮为了不让九爷受伤,活生生挨下了这一拳,半边脸颊都肿了起来。陈皮想要在反击的时候,九爷开口喊了陈皮“子庄”声音不大,但陈皮冷静了许多。“张启山你到底想干嘛你当了皇帝,就想对我师傅始乱终弃啊,想当初,我师傅跟你吃了多少苦,打了多少战,受了多少伤,但是现在的你在做什么,你若想娶妻纳妾,你就直说,何必拐弯抹角,这样伤我师父的心。”“子庄,不是你想的那样的,这件事我们都知道,我们都在想办法解决。”九爷拉着陈皮,生怕一个不小心,他俩又打起来了。“解决,怎么解决,除非他不当这个皇帝,不然我师傅就成史官眼中的千古罪人了。”话音落下,一片寂静,未几,张启山开口,"你们先下去吧,让我静静。"陈皮还想说什么,但被九爷拉住,带走了。
照例求心心和评论!撒狼嘿呦😘

评论

热度(8)